這幾天想了更多(謝謝姆奈的引子)。

剛看完電影之後,我總覺得這故事裡少了什麼,也許是女主角過去的人生,沒有什麼讓我能「佩服驚嘆」的部份。

如果她能再堅強一點,精明一點,沉穩一點,理智一點,也許根本不會受那麼多苦,不會弄得片體鱗傷,會懂得感恩、收斂--我多希望奶奶才是主角啊,那麼灑脫,那麼溫柔,那麼寬容....

但這是Marji的故事,是她成為現在畫了繪本又當導演的Marji的源頭,很平凡,平凡到就算經歷了失敗,卻還是沒有什麼領悟能拿出來說嘴,最「精彩」的部份是祖國動亂,被轟炸逃難,有個為理想奉獻生命的叔叔,好像跟她自己努不努力、有沒有智慧一點關係也沒有,但真真切切就是她的人生。

我覺得她很有「勇氣」的原因之一,就在於她能這麼誠實地說這個故事。如果今天要我把自己的生平寫成一個故事,再怎麼樣也是會加上一些馬後砲的體悟啦,昇華啦,原諒啦,成長啊,那些能讓人覺得我很棒、很特別的事,而盡量忽略那些平淡如水,卻是我人生絕大部份時間所處的狀態;也會想辦法解釋自己過去做出的一些蠢事,看是把它說得沒那麼蠢,或是找出一點自己當時不得已的理由。

所以後來我找到了主角(導演)讓我佩服的一個地方:如果我是她,我沒有辦法這樣說出我的人生--我沒有辦法忍住
不批判自己,
不論述宗教戒律對我的性格塑造有什麼影響,
不表態自己是否已經原諒某個傷害過我的人,
不對家人的支持包容訴說無盡感恩,
不在最後勉勵自己要振作,或悲風傷月感嘆自己的脆弱。

我沒有信心,拿掉這些之後,我的人生會是值得拿出來告訴別人的故事。

但其實世界上大部份的人都是這樣生活的呀,儘管大環境可能極度瘋狂,儘管身為某種族就是有些陳年歷史淵源(我不想用包袱這個詞),儘管大家都知道精彩驚奇的人生該是如何,「夠格」當主角的人還是少之又少--雖然我們總說,自己是人生的主角。

她選擇省去了自憐、自謙、自省的內心戲,(當然,還是有描述那個時候「迷失」了,「憤怒」了,但也只是娓娓道來,沒有更深入剖析)那些評論、感想、認同、否定都留給觀者自己去發揮。不需要刻意為自己辯護、宣傳,不藉機對其他人控訴,但也不致歉--她說,「你們看,這就是我,Marji」。

我真希望有一天也能這樣理所當然、毫不費力地接受現在的這個自己,也接受「別人眼中的我,完全等於最真實的我」這件事。

真正的自由,只有靠自己給予。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