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公寓前面的三棵樹被砍了。

因為貪睡賴床,發現的時候只剩木屑和樹根,馬上打電話給住在樓下的管理員(我們這棟是屋主委託管理公司代管,管理員也住在其中一間,平時都是跟她接洽,從沒見過屋主)。管理員說,她的小孩也因為看到樹被砍了正在哭,決定砍樹的是屋主,原因是「樹根破壞房屋結構」。

去它的,我什麼鬼裂縫也沒看到,一定是保險公司的鬼話。

無奈地掛上電話,我甚麼也做不了,樹早就都被絞成碎片了(當時樓下整個像殺人毀屍兇案現場),這不是我的房子,那些不是我的樹,儘管我可能比屋主更熟悉關於這幾棵樹的一切(原諒我的自大,因為我真的很想問他,你好好看過這幾棵樹嗎?)

生平第一次,第一次出現想要擁有一塊地的念頭,讓我可以理直氣壯地把那些拿著鋸子的人都趕出去。

我知道老墨園丁們是拿錢辦事,我知道。

無力感大於傷心(因為我一直試著略過憂傷的思緒),想到自己整天保育保育的掛在嘴上,結果連自家前頭幾棵樹也保不住,以後再也不會有鳥兒在前門徘徊了,走出門外眼前空蕩蕩的一片,陽光刺得扎眼,心掉了一塊。

總是要等樹消失了,才會知道原來她給了我們這麼多。每一秒鐘,世界就有一棵樹像這樣倒下,沒有血淋淋的畫面,只有凝重的氣氛。

還有虛無。


謝謝你們,曾經給我三年綠蔭的carrot wood。

對不起。


從此再也沒有蔥鬱的枝頭等待Cooper's Hawk造訪了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