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rate,這個詞語現在對我有著難以言喻的魔魅,彷彿一個鄭重的承諾,天長地久。

BBC在今年二月推出一個新的自然生態廣播節目,「World on the Move」即時追蹤許多動物、昆蟲的春天遷徙狀況,在每週一集的節目中,主持人跟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連線,到目前已經報導過許多鳥類、鯨魚、非洲象、帝王蝶、蟾蜍....的動向,也會介紹物種的生態、一些研究的小趣事等等。網頁上則用google map標出實際與預測的遷徙路徑,也讓世界各地的民眾回報他們觀察到特定物種的位置,這是專屬於今年的、正在發生的遷徙事件。(廣播雖然少了絢麗的影像,卻有另一種魔力,讓人掉進回憶中,那段開著床頭小燈,聽著黑盒子裡的大姊姊在沙沙背景聲中說故事的時光。)

一直到看了Winged Migration(中譯「鵬程千萬里」)這部電影,才深深地被「遷徙」這件事震撼,當我們每天為自己的生活忙碌時,在天空、在水中、在草原、在不經意的角落,有很多生命也在努力著。順應血液裡的召喚,不論是日翔千里,還是時進數尺,他們用盡全力往返夏季與冬季的故鄉之間,單純卻又無可撼動的信念,這就是生存的姿態。

台灣常見的候鳥多為雁鴨、水鳥,美國還有許多雀、鶯遷徙往返於北美與中南美之間,很難想像小小一隻不到十克的嬌小鳥兒,可以奮力燃燒掉身上50%的脂肪,在一天內到達墨西哥灣的對岸,或是當晚穿過數百里沙漠、橫越五大湖。不同種的雀鶯在遷徙時會聚集成大群行動,在雷達上變成讓人疑惑的雲霧般的光點,在路易斯安那外海鑽油平台上,有人看過在暴風雨前夕,看見一道烏雲當頭籠罩,數千隻原本各自棲息在不同環境的鶯鶯燕燕一起迫降,風雨過後又毅然決然同時啟程,精疲力竭地登陸,尋找續命的一口糧食,之後便各奔前程,在大陸的森林、草原、沙漠中築起今年的新家。

關於候鳥的傳奇越聽越多,從此對於這些夏日住民們有了更多的敬愛。兩個星期前,每年在附近椰子樹上築巢的Hooded Oriole夫婦翩然返回,樹間偶見兩抹鮮黃閃動,透著南國熱情的呼喚明亮地迴響著。

知道春已至,夏不遠,於是暖暖地,安下心來。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