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東岸的氣候日漸趨暖,許多春天遷徙到麻賽諸塞州的鳥類也提早了北返的時間。其中一些種類甚至遠從南美洲飛越千里而來,然而由麻州科學家提出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鳥種的遷徙距離越長,越難以適應變化快速的氣候。長途遷徙的鳥類跟不上暖化的腳步,其生態可能會受到嚴重影響。

波士頓大學與曼諾勉(Manomet)保育科學中心的研究人員收集了1970年以來的繫放資料,以分析麻州東部沿海32種鳥類春季遷徙時間的變化。繫放工作是用特別的細網捕捉鳥類,繫上腳環再予以釋放,曼諾勉中心從1966年開始持續進行繫放,是北美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陸地鳥類繫放單位之一。

科學家的研究結果發表在「全球變遷生物學」期刊(Global Change Biology),在分析了32種鳥類北返的狀況後,結果發現過去38年來,有8種鳥類通過鱈魚角(Cape Cod)的時間逐漸提早,他們認為這與氣候暖化有關。從1970年來,麻州東部的溫度共上升了攝氏1.5度。

波士頓大學生物博士班學生米勒洛興(Abraham Miller-Rushing)是論文作者之一,他表示,「一些循特定時序發生的現象,例如植物開花、候鳥遷徙等,對於氣候變化很敏感,可以用來代表全球暖化對生物系統的影響 。」

研究發現,像沼澤帶鵐 (Swamp Sparrow)這種在美國本土度冬的鳥類,很快就能對暖化與樹木提早抽芽等變化做出反應,在春天很溫暖的時候,他們就提早遷徙,要是寒冷的話就延遲出發。至於在更南邊度冬的種類,例如冬天棲息在南美洲的大冠霸鶲(Great Crested Flycatcher),其遷徙時間卻不會隨著新英格蘭地區的氣溫改變。

要解釋短程與長程遷徙的鳥類在適應狀況上的差異,並不困難。原因在於美國東岸各地的氣溫互有關聯,如果春天提早到達北卡羅來納州,通常也會提早到達麻州,短程遷徙的候鳥可由此得到線索,判斷北方的氣溫何時會變得溫暖,他們每年就跟著蟲飛草長回到繁殖地。

長途遷徙的候鳥就沒有明確的資訊可以依循,無法知道北方春天會來得早或晚,因為南美洲與新英格蘭兩地的天氣幾乎無關。

因此,短程候鳥比較能跟上環境的變化,長程候鳥卻被遺留在後。科學家預測,當氣候持續趨暖,長程候鳥所處的環境會跟過去習慣的狀態更加不同。近來年某些鳴禽數量減少,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可能就是難以適應快速的氣候變化。

自然作家梭羅(Henry Thoreau)150年前隻身走入麻州康克(Concord)的林野,為了「找到我是否學得了它所教給我的東西」。米勒洛興與波士頓大學生物系教授普利瑪克(Primack)合作進行另一項相關研究,分析梭羅筆記中植物開花與候鳥遷徙的紀錄,希望了解全球氣候變化對麻州當地產生的影響。

普利瑪克指出,「現在很容易聽到全球氣候變化影響颶風、影響洋流、造成冰河融化,但這些聽起來都很遙遠。所以我們想用麻州當作例子,特別是以康克這一帶的變化,來證明全球暖化正在發生,而且不容忽視。」

(摘譯自2008年6月23日ENS麻州波士頓報導,編輯後發表於環境電子報「暖化腳步快 長途遷徙的候鳥追趕不及」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