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天,親愛的夏毛校長又做了件讓我驚訝的事。

因為參加學校合唱團的緣故,每年都有兩次奉命唱校歌的機會,一是六月份的畢業典禮,二是十一月的家長參觀日(Parents' Day)。(回想一下,我居然從自己小學到研究所的校歌都記得怎麼唱耶--從「春風拂著林梢」、「前進前進」、到「維我女校」、「台大的環境」,「In Southern California...」--這應該是件值得拿來說嘴的事吧...XD)

星期三合唱團指揮告訴我們,夏毛校長跟夫人告訴她想要學唱本校校歌,好為畢業典禮做準備,結果大家翻遍檔案,才發現整個學校居然從來沒有校歌的錄音檔。所以,我們下星期要錄一個校歌教唱帶送給親愛的夏毛校長。我只能說,會唱自己校歌的校長應該比會唱自己校歌的研究生還稀少,夏毛校長您真是太認真了呀!

話說古今中外的校歌雖然旋律不同,大抵不脫讚頌激昂的風格,似乎不讓聞者感動落淚誓不干休。本校校歌雖然少了台灣各校校歌的八股味(哎,高中課本的國父都不國父了,那「遵行三民主義、實踐國父遺教」兩句也真是該改改了),狗血也還是沒少灑的,大家每次練習總是故意裝著歌劇腔,賦予更「澎湃」的氣勢,鋼琴伴奏也偶爾會來個即興的交響曲式華麗結尾,讓眾人笑岔絕倒。歌詞是這樣的(隨手亂譯):


In Southern California (在南加州優雅輝煌的社區裡,)
With grace and splendor bound,
Where the lofty mountain peaks(群峰高聳遙望遠方之處,)
Look out to lands beyond,
Proudly stands our alma mater,(我們的母校傲然矗立,光彩奪目)
Glorious to see.
We raise our voices proudly,(我們驕傲地高聲稱頌、稱頌著你!)
Hailing, hailing thee!
Echos ringing,(當我們高歌,回音繚繞四海大地)
While we're singing,
Over land and sea.
The halls of fame resound thy name,(名人堂中迴響著你的名號)
Noble CIT!(偉哉,加州理工!)


當然,就像所有的學校一樣,在正常版的校歌之外總是會有改編版的流傳,而且通常更廣為傳唱,本校歷代天才學生自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好好歌頌當年在學校艱苦生存的血淚史一番:


In Smoggy California (在煙霧瀰漫的加州,)
Where nerds and geeks abound, (到處都是書呆與宅男的地方,)
Where the lofty mountain peaks(群峰高聳卻難以看清之處,)
Are seldom ever found,
Proudly stands our torture chamber, (我們的刑房傲然聳立,驚心觸目)
Horrible to see.
We raise our voices loudly, (我們放聲嘶吼,痛苦地尖叫!)
Screaming painfully!
Hammers ringing, (當榔頭敲打,鐵砧回音高歌,)
Anvils singing,
Chains for you and me. (鎖鏈繚繞著你我)
The hails of flame resound thy name, (煉獄之中迴響著你的名號)
Noble CIT! (偉哉,加州技術學院!)


我不知道夏毛校長對宏偉的正常版校歌會有什麼感覺,也不知道改編版會不會有一天流傳到他耳裡,不過想到自己的校長願意學唱校歌,竟讓我不禁微笑,也許今年畢業典禮上,我們會更自然地唱出「Noble CIT」也不一定呢?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mom
  • 能感動人者必成功

    想像在畢業典禮時校長帶頭唱。。。
    OR 阿扁在元旦昇旗典禮時帶頭唱。。。
    要打動人心似乎並不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