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著人受苦是一件難受的事。

要看著人受苦,而且清楚地知道自己沒辦法幫他消除痛苦,是更難受的事。

所以我有時候會別開頭,透透氣,暗暗在心裡期待著、祝福著妳的痛苦終能消失。

但妳呢? 面對著自己的痛苦,妳無法別開頭。妳看似勇敢地不逃不躲,其實妳已陷溺,囈語著戀人的名姓、過往的美好,妳在閃避的,不是被拋棄的酸楚挫敗,而是更巨大無解的痛苦--那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寂寞、看著自己嬌嫩容顏一日日凋謝卻無人愛憐欣賞的悲哀--現在、未來,妳彷彿被封入幽暗冰冷的墓穴,亙苦的恐懼憂傷重重包圍。"沒有人會看見我",妳喃喃地說。閉上眼,妳聞到腐朽的氣息,從心底傳來。

不,妳的王子不會來。不會有任何一個尊貴值得妳敬佩的王子會願意當個盜墓者。就算有一天他為了莫名的原因英勇闖入,千百個吻,也救不回一具腐朽的乾屍。

"為什麼?!我只要一點點幸福,一點點真心,為什麼就是我得不到?"妳想吶喊,卻叫不出聲,卻聽見一個鬼魂般的聲音不斷冷冷複誦著"因為妳不值得,因為妳不值得,妳不值得...."

默然,妳躺回棺木中,不久也幽靈似地念起"因為我不值得,因為我不...."

墓穴外碧草如茵,繁花盛開,英挺的王子、瀟灑的俠客、儒雅的學者、樸實的莊稼人、開朗的陽光男孩....一個接一個的經過,妳想要的幸福、期待的真心,通通在外面,在朗朗的晴天下,但是妳,不出來。


我不會再對妳說,"要愛自己"、"幸福是把握在自己手裡"、"自己是最重要的"....這些已被妳當成經文高高供起,反覆誦念時卻總是帶著疑惑甚至懷著做不到的忿恨的八股教條。

我也不會罵妳--妳給自己的責罵已經夠多了,"真傻真笨又軟弱"、 "是我不夠好"、"我就是走不出來"、"都是因為我不夠愛自己"...這一張張的封條,層層貼實了,讓妳連呼吸的隙縫都沒有。

我只想對妳說,出來,外面風景很美、空氣很好,還有蟲鳴鳥叫,我好希望妳也能出來一起看看。

出來看看,外頭也許沒有王子,也許沒有迎娶妳的馬車,也許只有一個要靠妳從頭開始建造的世界,但是,外面一定有幸福,我已經看到了。

只要妳出來。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