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05 Sat 2006 06:11
  • 置頂 搭訕

網友在她的個人板上聊起搭訕與被搭訕的經驗,自己一時興起也分享了兩個親身經歷,其實想要把第一段回憶寫下來的念頭已經很久了,所以算是了結一個心願吧!

* * * * * * * * * * * * * * * * *

在台灣從來沒有被搭訕過的我,在美國總算有了初體驗。只是幾次下來,都是可以當我爸爸或爺爺級的男士對我有興趣--我想要小正太啊!(哭)有朋友說過,我不講話時身上總帶著一種「不可侵犯」的氣息,與表情無關,約莫是眼神吧,但也許在爸爸爺爺們眼裡這種等級的防禦術根本是雕蟲小技?!

第一個故事,其實很浪漫。

來美的第一年春假,有天,突然想看海。開了半小時,第一次一個人到Santa Monica,沿海邊的一號公路開一小段,彎進一個上坡,尋找旅遊書上提到的看海景點,Pacific Palisades。到了才發現這其實是個在山崖頂的高級住宅區,往內陸走會遇到鼎鼎大名的Sunset Blvd.,往海的方向走到崖邊,十多公尺的山崖下就是一號公路,視野遼闊,南北無盡的狹長沙灘,是海陸的界線,而那往西展延至天際的深藍,是我與家鄉的界線。

有隻小粉蝶飛過我面前,正拿出相機等她停棲,身後一個輕輕的詢問響起:

「我可以幫你照張相嗎?」

老先生看上去應該有八十多歲了,沒有典型白人的高大身材,再負上歲月的擔,瘦瘦小小的竟比我還矮了一個頭,眼神與嘴角彎起一個溫柔的角度,他慢慢踱來,

「我希望能幫你照張相。」

「噢,太好了,謝謝你。」

我一向只拍風景不喜入鏡,但老先生詢問中所帶著的期盼讓我有些訝異與好奇,所以,這是我來美後第一張獨照,海風吹得我頭髮狂亂,但是海很美。

「謝謝你。」

「妳怎麼會來這裡?」

「學校放假,出來走走,剛來加州不久想多看些地方。」

我一面從他手上拿回相機一面回應他的攀談,老先生似乎心情很好,這時一隻golden eagle低低飛過,在旁邊的山坡上盤旋。

「Golden eagle,妳認得嗎?這傢伙每天下午都到這兒來,待到傍晚才走,我出來散步時常看到他。」(看來老先生就住在這兒,剛才沒注意到他是從哪個方向走過來的......。)

「妳是學生?念什麼的?」

「環境科學,研究所。」

「噢,那妳一定有興趣知道這段海灘其實污染很嚴重,看到那邊的工廠嗎?那是個煉油廠,再遠一點是發電廠,但是遊客還是這麼多,真糟糕,等妳唸完了也許可想出一些辦法讓這裡變乾淨點。」

我只能苦笑著,其實自己對海洋污染防治一竅不通,而且,污染源是煉油廠跟發電廠的話,唯一的辦法大概是讓人類絕跡吧....。

之後我們一起靜靜地看著海,聽著浪濤聲,風聲,車聲。

「妳知道我為什麼想幫妳照相嗎?」

我搖頭。

「妳,跟我太太很像。不是長相,是身材,還有感覺。我太太是日本人,妳是哪裡人?」

「我從台灣來的。」

「那離日本不遠呀!(笑)我太太走了快二十年啦,我年輕時當兵在日本駐守了幾年,在那兒認識她,我們在日本結的婚,我穿軍服她穿著傳統的禮服,妳看過嗎,日本的新娘服?真的很美。她的家人起初很反對的,不過我答應她父親一定會好好照顧她,會帶她來美國定居,他們也許對軍人比較景仰,後來就同意了。我們回美國後就住在這兒,過了很快樂的一段日子,但是後來她身體一直不太好....。我很想她,每天來看海散步時都想起她。」

我很驚訝地聽他婉婉說著這段彷彿電影劇情的異國情緣,等等,他太太身材跟我差不多,那不是比他還高嗎?(抱歉,我的腦袋總愛跳出破壞氣氛的念頭....)

「所以剛才看見妳的時候我嚇了一跳,妳的背影和神情,很像,我也說不上來,妳們身上有些什麼是很相似的,可能因為妳們都很安靜,不多話,看東西的時候都很專注....

「妳知道嗎?言語,在愛情裡並不是必要的,我太太,其實不太會說英文,我也不會日文。但是有一天,我相信有一天妳一定會找到一個人,妳只要看著他,不用開口,不用說一個字,妳只要看著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而妳也很確定,他知道妳在想什麼。

「你們不需要有太多身體接觸,只是輕輕地拉著手,」

話說至此,老先生竟然真的輕輕牽起我的手。(喂...這....老爺爺,你好高招啊....)

「或輕靠著他的肩,」(不會吧!?)

幸好,老先生只是用另一手輕拍了自己的肩頭,

「在月光下,你們就這樣站著,牽著手,或靠著肩,不需要任何言語,你們就知道,你們彼此相愛。」

老先生微笑著點了點頭,看著我說,

「當妳找到這樣的一個人,妳可以,帶他來這裡找我。」

他輕輕放下我的手,這才注意到海面已被西斜的日染成金黃,海風緩緩拂著,我發覺自己心裡有個地方,融化了。(老爺爺你為什麼不再年輕個四十歲呀,四十歲我就可以接受了......(淚))

「我就住在那間。」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是一棟面海的獨棟單層矮房,半藏在前後院的芭蕉、棕櫚綠蔭中,與周圍高大華麗豪宅的對比,並不特別起眼,但有份實實在在「家」的味道。屋如其人。

「妳晚上有空嗎?我知道Santa Monica有家不錯的餐廳,我們可以一起吃晚餐。」

我以另有約會為由婉拒了老先生的邀約,對當時在異鄉自立不到一年的我,能與陌生人有這種距離的談話接觸,已是相當的極限,我向來不是衝動熱情喜好社交的人,而我相信他也能諒解的。

「不要緊的,我懂,其實我不太應該這樣約妳的,但是妳真的讓我想起我妻子。妳還有時間嗎?我希望能讓妳看看她的照片。」

難掩好奇也不忍再次拒絕,我便跟著老先生走進他的房舍。進門後的走廊兩邊都是落地窗,分別迎進前庭後院的綠意,廊旁小櫃上相框裡,最大的一張黑白照,英挺的軍官與恬靜的傳統新娘並肩正坐著,另外有幾張是夫人的獨照,老先生說是來到美國後他幫忙照的,側面,半側面,他一定最愛從這個角度看她。(老爺爺,您夫人比我美太多了啊!)

去年有一次機會與男友到附近爬山,我帶著他一面散步到崖邊一面告訴他當年的奇遇。(我跟男友一致的結論是,老先生是高手......XD)

我把老先生的家指給他看,不過,沒有看見那個瘦小溫柔的身影。

其實,故事這樣結局最好。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故事,咳咳,很短(請放心)。

某個星期天早上彌撒結束離開教堂,後面一陣腳步聲追上。

「小姐,小姐....」

轉頭,是位中年男子,大概四十來歲。

「嗨....請問,呃,妳常來這個教堂嗎?」

「對呀,我住這附近。」

「噢,那太好了,我剛搬來,這裡我不太熟,剛才彌撒我跟我母親,她坐輪椅,坐在後面,看見妳一個人在前面。呃,聽妳的口音,妳應該不是美國人吧....噢,我的意思是說,妳的口音,呃,很好聽,只是不像native....」

看他有點著急有點尷尬地解釋著,我忍不住笑了。

「沒關係。我是台灣來的,在這裡唸書。」

「那,很好....。」(好什麼?)

「呃,我是想,也許以後彌撒我們可以坐一起?」

「噢,如果正好遇到的話可以呀,我不介意。」(隨緣吧,大叔)

「呵,呃,好,那....今天也許妳有空可以一起吃個早午餐?跟我還有我母親?」他一面問一面有點緊張地搓手。(大叔,這麼緊張不行喲,而且,你不覺得這樣一起吃飯有點怪怪的嗎?)

「抱歉,我待會有約了。」(我其實只有這一百零一個婉拒人的說詞)

「呃,沒關係沒關係,那,我們就下次再看看,嗯,妳要走了嗎?那,再見囉!」

「再見,很高興認識你。」

「呃,很高興認識你,呃....妳很可愛。」(傻笑)

(汗....)

可是,後來雖然有在教堂看過他幾次,他卻沒有再過來跟我說話(似乎找到了相談甚歡的熟女姊姊)。

其實,看搭訕的人比自己還緊張,挺有趣的。

至於搭訕別人,扣除掉問路或是日行一善式的幫忙,我的經驗值算是零。因為我只喜歡用無聲的鬼臉逗哭鬧的小baby笑,趁著他束手無策的爸媽不注意時,跟小baby四目相對,擠眉,嘟嘴,吐舌。看那原本梨花帶淚的小臉綻放出驚奇,還挺有成就感的。(媽媽,那個阿姨好奇怪......)

老爺爺說的,言語,在愛情裡並不是必要的。

也許在搭訕的世界也是如此?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om
  • 想妳<br />
    於是來到妳的小站<br />
    聽一則傳奇<br />
    帶著一抹微笑<br />
    尋夢去
  • waitingchen
  • 哎呀,親愛的媽媽,妳怎麼晚上十二點還沒睡呀? :)<br />
    <br />
  • angelgoh
  • 我也覺得在愛情裡不需過多言語:)
  • Sherry
  • 嗯...因為你昨天的留言,回到這個很久沒來的地方<br />
    突然發現,那個老爺爺...跟我昨天寫的東西有點像<br />
    咳咳咳.....(遁走...)
  • waitingchen
  • 哈哈~這該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老爺爺」嗎? XD
  • starsapphire
  • 是友藏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