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PTT看見的第一個大消息,卻連Google News的top 10也排不上,Pavarotti辭世得到的關心比不上I-Phone宣佈降價,我心中的傷感難抑。

很少有人會只盛讚Pavarotti的好,卻不小小取笑一下他日益擴張的腰圍、永無起色的演技、沒有終止的高音C,甚至老年下滑的聲望。我省思自己從前看待Pavar的態度,發現裡面脫不開少許知識份子的傲慢。儘管知道他70年代全盛時期是史上無可匹敵的lyric tenor,卻還是要就他的性格等其它與歌唱無關之事評點一二。但我那時想批評的也許只是那些只知Pavar、三大男高音,卻不了解歌劇的人,想批評媚俗、商業炒作--總之,身為對世界充滿憤愾的年輕人,那些都是必得要批判的事,Pavarotti只是一個明顯卻無辜的象徵物。

後來母親開始上歌劇欣賞課,我們一起坐在客廳聽完他唱整段整段的Puccini詠嘆調,發現自己才是該被批判的那個人。但是在高音C之王的歌聲中,我早卸下利劍銳刺,只剩滿腔熨貼順服。

那是王氣。

當代經典人物的存在似乎總是理所當然,我們習慣了男高音界永遠有個Pavarotti杵著,我們談論他的好、他的小毛病、談論為什麼喜歡某某而沒那麼喜歡他,卻沒有想過失去他的時候,這個世界會變成如何。

直到他真的倒下,如同一棵參天巨木告別塵世,人們終於有機會細細丈量,那之前只能仰望的高度。

帶給世人數十年天籟,與一個不朽傳奇,相信天堂裡會永遠迴響著Pavarotti的清亮詠唱,而他的歌聲,會繼續讓無數人聆得天堂。

World pays tribute to Pavarotti, singer and man (Reuters)

Schubert, Ave Maria. Luciano Pavarotti in the Three Tenors concert, 1994


Pavarotti, duet with his father in Modena Cathedral, 1979, then his early performance of La Boheme with Mirella Freni. Clip from the 2004 documentary, "Pavarotti : The Last Tenor".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