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自己在讀A Sand County Almanac(沙郡年紀,舊譯「沙地郡曆誌」),之前讀天下新版的中文翻譯(1998年,應該沒有更新的了),總覺得文章內容發人深省共鳴,文句卻稍嫌冷硬,有的章節幾乎是硬讀才讀完的,英文版的買了好一陣子,前兩天決定一面對照著中譯本,一面重新認識Leopold的文字。

雖然才看完第一章,已經有一些發現。說英文的Leopold,文采洗練卻不冰冷,相反地處處透著溫情與幽默;說中文的不知怎麼就是少了那分神髓,翻譯字句卻忘了翻譯風格,讓整本書從「自然文學」變成「科普」,如果能讓劉克襄、吳明益等自然作家來譯,興許會留下較多英版的原汁原味。

這樣的對照閱讀,速度很慢,因為除了咀嚼品味原文,也不斷思考著,如果是自己,會怎麼用中文詮釋該段文字才能既達意又傳情。很難,真的。關鍵不在於英文程度(Leopold並不用冷僻的字詞或太過「文學」的句型),而是譯者在中文寫作上的才情,好的譯筆往往會比原文更令人驚喜拍案,可惜現在願意講究的譯者、讀者、出版社都少了。

聽說舊版中譯較佳,也許該弄來一併比對?

再聊一下書的註解。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去仔細看註解,好的註解真的能帶入門的讀者上天堂啊!特別在看一些文史方面的書,許多西洋神話典故或是西方史哲大家的介紹,對於了解原文是相當必要的。

之前在讀「在烏蘇里的莽林中」(註1),一時興起,就順手拿起手邊有的三本鳥類圖鑑(北美、歐洲、台灣),還有網路上的中國鳥書,一面查詢文章中提到的鳥類,一面比對註解中對該鳥種的介紹。當然是問題多多,註解的鳥類介紹很明顯就是從中國鳥書上直接節錄的,但是常常抄錯鳥。

我猜整個出版的流程是,俄文-->舊版中譯-->新版中譯-->加上註解。第一個步驟,可能是俄文鳥名要找到正確對應的中文鳥名就有困難。第二個步驟,不知道是否有對中文鳥名做更動,我猜有一些可能有被換成最新的命名,(中文鳥類命名向來版本眾多,歷經數次改朝換代,相當頭痛),但是有一些名字顯然是錯的(查遍網路、圖鑑都沒有叫那個名字的鳥)。最後一個步驟,在寫註解的人沒有注意到鳥類的分佈範圍問題,所以會發生註解裡的鳥在烏蘇里地區根本沒有,或是有另外的亞種,因此註解中關於鳥類羽色體型的描述並不真確。

可惜弄不到俄國鳥書,不然這才是最好的參考資料。出版社大概也不可能花這樣的人力時間在這種細節上,我覺得在這種狀況下,註解只是越註越難解,不如不要。

不過還是推薦這本書,有人願意去翻譯俄文我覺得已經是功德無量了,而且譯筆相當流暢,像註解的問題還有一些顯然是排版校稿時的錯誤,是出版社不夠謹慎,但都無傷大雅。

[註1]

在烏蘇里的莽林中--烏蘇里山區之行,是二十世紀初俄國探險家阿爾謝尼耶夫在烏蘇里山區的考察紀實(烏蘇里指的是海參崴以北、烏蘇里江以東到太平洋岸的俄國領地,除了當地原住民外還有中國人、俄國人與滿州人居住),書中的靈魂人物是探險隊遇到的一位原住民獵人「德爾蘇」,他孤身在森林中狩獵維生,與探險隊同行時展露的自然智慧與無私,讓阿爾謝尼耶夫深受震撼,回國後於1926年發表的這本探險日誌,讓德爾蘇成為最早的「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象徵,形象有如後來的西雅圖酋長,本書後來被節錄成為俄文經典兒童文學,黑澤明還曾以此在1975年拍下「德爾蘇。烏札拉」一片。舊版中譯本是1977年商務印書館發行,新版由當年其中三名譯校人員於2005年重新翻譯,胡桃木出版社發行。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