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十一月初吧,台灣同學會長轉來一個消息,問有沒有人要組隊參加UCLA台灣同學主辦的排球友誼聯賽。我們學校台灣學生打排球的人極少,狐狸跟我雖然大學都是自己系上系排成員,他美國來的七年完全沒碰過球,我也只有到這裡的時候跟學校妖怪級的業餘(非校隊)女排打了一年多(夏天打草地,冬天打室內),就因為心理和時間因素放棄了。總之看到消息的時候沒太在意,只覺得大概湊不成隊吧,也沒想過要特別找人就了。

(也不怕說來丟臉,以前自己打球得失心真的太重,本來就不是擅長運動的人,又對自己的表現很在意,這邊打球又是直來直往的弱肉強食風格,哪有大氣系排老人噓寒問暖兼打屁的溫馨呢,人家又高又壯的金髮北歐妹是大支大支地乒乓殺,再不然就是比老莫還神的女球棍不急不喘地跟人一打三,我這上手發球不行,舉球只會下手舉,又腿短跑得慢,每次打完兩個半小時都要經歷嚴重的「心靈創傷」,偏偏來美國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樣的挫折跟恥辱啊....XD)

結果上星期五晚上UCLA的排球賽主辦人,也是狐狸以前物理系的學弟,打了電話來問我們兩個要不要去,「你們學校有四個人囉,再加你們兩個就剛好一隊啦,如果你們不來他們四個還要跟別的學校借人打耶~」,狐狸後來就答應了,因為我們實在很好奇,到底那四個人是誰?

星期六早上九點半到了UCLA的室內場,謎底揭曉,我們這隻雜牌軍的主力原來是今年剛來當faculty的郭教授,郭教授從學校業餘男排拉來的秘密武器Bill(他是華人但不會中文,會來跟台灣同學打壘球,是超強的游擊手,今天才知道原來他也是學校業餘男排的organizer,強者就是強者),今年新生的妹妹(跟著姊姊來住幾個月)怡雯,是個國中高中台大大學部研究所都是女排校隊的美女,還有今年新生的太太Iris,現在也有在我們
學校業餘女排固定接收震撼教育....總之他們四個人平常就有在打球,再加上只是來湊數的狐狸跟我,這就是Caltech史上第一支台灣排球隊...Orz 放眼望去,UCLA,UCI,USC勢力龐大不說,UCSD,SDSU,UCSB也這麼多人是怎樣?更霹靂的是賽程,總共七個學校,打循環賽的結果就是,晚上六點以前要打完六場比賽!?我們沒有人可以換啊.....T_T

既來之則安之,對牆墊完一百球之後我一面小小地得意著,「嗯,好像沒什麼退步嘛~」,一面暗暗心驚,「糟糕,忘記太久沒打球第一次打手會痛!」,看著手臂上隱隱出現點狀出血,一面祈禱今天不要有太多殺球要接才好......。因為只有兩個場,第一回合的比賽我們輪空,在旁邊觀戰發現大家的實力都不錯啊,絕對不是歡樂排球等級--人家的女生都會上發耶,啊~那個UCI會跳發的傢伙怎麼長的有點像蔣公?!

上場的時候,我根本不知道隊形是怎麼站,因為從來沒打過這麼「高等」的6-2隊形(後排舉球員固定換到前排副攻位?)其他人倒是一下就進入狀況了,我只好聽Bill指揮,他叫我守那兒就守那兒,總之大部份的時間我要不就在後排顧兩側,讓後中沉底,要不就在前排主攻位守網前球。Bill跟怡雯是舉球跟主攻,一個舉給另一個打後排攻擊(他們兩個實在太強了),身高180的郭教授和不到170的狐狸站對,要不在前中攻擊攔網,或在後中沉底,至於防守跟攻擊都很穩的Iris跟我站對,但她攻擊的機會比我多(因為她在前排的時候狐狸在前中,我在前排的時候是郭教授在前中,我想舉球員會舉給誰很明顯啦....XD),然後,靠著怡雯又穩又強的上手發球,還有接近完美的背後舉球,Bill跟郭教授的攻擊,另外三人的防守,我們第一場對UCSD居然順利地連贏兩局!!(因為考量大家的體力,每場只打兩局,贏一局得積分一點,最後按點數決定各隊名次)

第二場對強隊USC一勝一負,第三場對UCLA,第一局打到一半,郭教授在網前被踩,腳拐了一下,只好讓他先下場休息,跟USC借了一個人來把比賽打完,結果USC也很夠意思地借出他們的主攻,結果最後我們居然也贏了實力堅強的UCLA兩局,不過一路防守下來,除了接發,還接了兩三顆主攻的大支殺球(好像都是狐狸負責攔網的時候?! =.=),手早就腫得像麵龜一樣,腳掌也開始有抽筋的跡象....接下來還有三場比賽啊....(可是,為什麼其他四個人休息時間還有力氣對墊和練攻擊呀....Orz)

啃了幾口午餐的三明治,灌了半瓶運動飲料(因為天氣乾,脫水超嚴重),開始第四場對UCSB,郭教授傷勢無礙歸隊,我們在觀察過對手實力後決定用保留體力的方法打,不打6-2而是站前中的舉球,因為這樣我也有了幾次攻擊機會。神奇的是,我攻擊竟然打得比以前好,大概是這兩年練瑜珈練出的肌肉跟減掉的體重,跳起來好像高了一點,揮臂速度好像快了一點,當然還要感謝絕佳的舉球員啦,然後加上第一年跟北歐妹學了那麼一絲絲的狠勁,居然現在攻擊可以打到對面的後排了(我絕對不是說這樣就算很強,而是,要知道,我以前攻擊真的很弱啊....XD)。兩點積分入袋後,就對上了冠軍大熱門UCI,結果的確是場硬仗,對手的攻擊跟攔網都很到位,那個會跳發的假蔣公殺球如果沒攔到根本接不起來,我們的攻擊也因為體力下滑威力減弱,雖然努力把分數咬住,兩局還是都以兩三分的差距輸了,殘念但也心服口服!

最後一場打SDSU,原本覺得應該是會穩穩贏的比賽,但是大家真的都累了,贏了一局,第二局居然被對方逆轉,真是最大的遺憾,不過SDSU為了求首局勝,不管是專注力或是軔性都發揮到最高,相對於想要趕快結束比賽休息的我們,他們贏的也是應該!最後的成績我們小輸UCLA一點,得到第三,UCI第一,這麼好的成績真是一開始想都沒想到的!更重要的是,我們這支雜牌軍比賽的時候氣氛總是很好,有人失誤或全隊落後的時候都不會互相責怪(喔,有啦,我好像跟狐狸抱怨他擋到我接球XD)或自責擺臭臉(除了Bill總是很酷地沒什麼表情....:b),我覺得每個人的EQ都很高呢,我也為了自己終於可以放下以前的得失心,享受球賽的同時也給自己鼓勵喝采而感到開心^_^。

打包回家的時候,狐狸下樓梯已經是一拐一拐的了,我的兩隻手慘不忍睹,不壓也會痛,腰從下酸到上背了(所以我攻擊有用到腰力啊^^),膝蓋上兩個大瘀青(居然耍笨忘了帶護膝),忍著痛吃完晚餐,會到家一脫鞋才發現自己腳大拇指因為跑動頂到鞋子,舊傷復發整個瘀血變成紫色T_T,可見我雖然算是去湊數的也湊得很賣力啊啊....星期天我跟狐狸在家裡攤了一整天,像六七十歲的老先生老太太一樣,起身坐下都要扶著東西慢慢行動,不時還要哀號一下,家裡所有可以冰敷的東西統統出動,比上次兩天一夜意外變成三天兩夜的溯溪之旅還慘烈,我笑說,這是排球之神對我們這麼多年不去打球的懲罰!不過八個小時六場比賽,真的是難忘的回憶,想起以前去打大地盃的景況,雖然少了熱血激動,但還是樂趣不減呢!

創作者介紹

Choose Something Like a Star

waiting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